中间,在公共汽车上,在摄影

可是,这将是个甚么样的标记呢?它是由甚么做成的,又怎么会成为最权威的标记呢?O感到又害怕又著迷,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这一切。她必须立即知道这一切。对所有这一切,她不得不接受和同意,而且是在”接受””同意”这些词的配音上来使用它们。如果没有她的翻天覆地同意,任何事都不能强加给她;她完全可以拒绝这一切,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奴役她,徐了她的爱情和她的自我奴役。有甚么力量能够阻止她离开呢?)
在关上连接这两个房间的门之前,斯蒂芬先生走到已经躺在床上的O的身旁,吻了她的手指尖,这个动作他曾经做过一次,那次是在她从酒吧的高脚凳上站起身时,他吻了她那支手上的铁戒指,向她致意。如此说来,他已经用他的手和阳具进入了她的身体,一一地蹂蹒了她的口和臀,而最终仅仅肯用他的嘴唇来碰碰她的指尖。O啜泣着,一直到天亮才睡着。
在那些路上的行人过客中间,在公共汽车上,在摄影棚同那些模特儿和技师们在一起时,她对她自己说,对于所有这些现在和她 在一起的人们来说,如果他们遇到了某种突然变故,不得不躺在地下,不得不叫来大夫,即使当他们已经丧失知觉或者无意中使自己的身体暴露出来的时候,还是可以保持他们的隐私;但是她却不能:她的秘密不是用沉默能够保持得住的,也不是仅靠她自己就能够保持住的。
在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件永生难忘的往事,时至今日,每当想起这件事,还会使她感觉到与当年同样强烈的恶心,那是她头一次见到别人做这件事,当时她才十五岁,那是玛丽安深陷在旅馆房间皮椅中的身影:玛丽安把一条腿搭在椅子的扶手上,头搭在另一边的扶手上,她就这幺当着O的面抚爱自己,还不停地呻吟。玛丽安还提起过这幺一件事:有一天她正照这副样子在办公室里抚爱自己,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在,忽然间她的老板偶然走了进来,正好看见了她在干的事。
在这几次相遇时,勒内常常凝视著杰克琳,用的是那种混合著兴趣、自信和傲慢的目光,
“我并不要求你照管壁炉,”斯蒂芬先生对O说,“但是这张沙发是为你准备的。请你坐下,勒内会去煮咖啡。如果我有幸请你听我下面必须对你说的话,我将不胜感谢。”
「马二先生问道:『先生名门,又这般大才,久已高发了,因甚困守在此?』公孙道: 『小弟因先君见背的早,在先祖膝下料理些家务,所以不曾致力於举业。』马二先生道: 『你这就差了,「举业」二字,是从古及今,人人必然要做的。就如孔子,生在春秋时候, 那时用「言扬行举」做官,故孔子只讲得个「言寡尤,行寡悔,禄在其中矣」,这便是孔子 的举业。讲到战国时,以游说做官,所以孟子历说梁齐,这便是孟子的
「世皆称孟尝君能得士,士以故归之,而卒赖其力,以脱於虎豹之秦。嗟乎,孟尝君特 鸡鸣狗盗之雄耳,岂足以言得士?不然擅齐之强,得一士焉,宜可以南面而制秦,尚取鸡鸣 狗盗之力哉?鸡鸣狗盗之出其门,此士之所以不至也。」
11、第九封信
1902年的深秋——我在维也纳·新城陆军学校的校园里,坐在古老的栗树下读着一本书。我读时是这样专心,几乎没有注意到,那位在我们学校中唯一不是军官的教授、博学而慈祥的校内牧师荷拉捷克(Horacek)是怎样走近我的身边。他从我的手里取去那本书,看看封面,摇摇头。“莱内·马利亚·里尔克的诗?”他深思着问。随后他翻了几页,读了几行,望着远方出神。最后才点头说道:“勒内·里尔克①从陆军学生变成一个诗人了。”
1929年6月;柏林
①卡卜斯被任命为奥地利军官。
①卡尔巴西奥(Carpaccio,1455—1526)意大利著名画家。
①雷渥琶地(Giacomo Leopardi,1798—1837),意大利著名诗人。
①里尔克少年时名勒内·里尔克(Rene Rilke)。
①米霞盎基罗(Michelangels,1475—1564),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刻家、画家兼诗人。
①皮萨(Pisa),意大利城市,圣陵(Campo Santo)建于1278年至1283年。

Leave a Reply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