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尔二话没说就走了。也许应该告诉班恩,

比尔二话没说就走了。也许应该告诉班恩,让他别太放在心上——艾迪自己也不好,傻乎乎地张着嘴。
比尔发了火:“看在上、上、上帝的份、份儿上,理、理、理奇你住、住、住嘴吧!”
比尔放开了水泥边,抓住了最上面的横档。他开始一步步往下爬。他的脚踩进了冰凉的水里;然后他蹲下身,让艾迪下来。他深吸了一口气——艾迪把他的脖子勒得够呛。
比尔费了好大劲,还是结巴地说不出话来。只好向艾迪求助。
比尔愤怒地朝她——朝所有的人吼叫起来:“我知道!”
比尔疯狂地挥动着拳头。“我、我、我们要杀、杀、杀了你!”
比尔疯狂地踢着那一堆橘黄色的纽扣。然后他转过身,垂着头走了回来。
比尔扶着他,等他恢复了一会儿,他们继续往前走。脚下不时地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。是被班恩踩成碎片的卵壳,他想着,不由得打个寒战。不过知道他们没走错路令他感到很欣慰。尽管如此他还是很庆幸自己没有亲眼看到那些尸体。
比尔感到充满力量。他的每一根头发都直立起来。圆圈的力量真是让人难以置信。
比尔感到黑暗中有人把一盒火柴塞进他的手里,摸上去还是干的。
比尔感到恐惧在心头升起。他好不容易才战胜了自己的恐惧。
比尔感到它因为他而痛苦万分,现在不是在拖,而是在推——想要甩掉他。
比尔感到已经疲乏到了极点。他的眼睛接触到贝弗莉的目光,两人对视了一会儿。她冲着他轻轻地点点头,比尔笑了。
比尔感觉到从前的那种力量,但是清醒地意识到情况真的已经变了。那股力量根本算不上强大——挣扎着,像风中的蜡烛摇曳不定。黑暗更浓了,紧紧地包裹着他们。他能闻到它的味道。走过这条通道,他想,不远的地方,有一扇刻着标志的门。门后有什么?
比尔感觉到自己骑得飞快,好像在和魔鬼赛跑。只不过这一次的魔鬼是一个面目狰狞的小丑。它的脸上涂满油彩,红红的嘴唇翘起来,露出吸血鬼的笑容,眼睛是明亮的银色硬币。不知什么原因,它的镶着橘红色皱边,坠着橘红色绒球大扣子的丝绸套服外面披着德里中学的校服。
比尔刚要张嘴,又不做声了。
比尔高声叫道:“滚、滚、滚出去,亨、亨、亨利!趁、趁、趁现在还来、来、来得及!”
比尔高声吆喝着,车子冲着路障直冲过去。“哈——哟,银箭。走嘞!”银箭以每小时40英里的速度撞在路障上,车身几乎撞得粉碎。奥得拉惊叫一声,紧紧地搂住比尔,勒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比尔告诉理奇他前一天晚上问父亲了一些关于内伯特大街的情况。他父亲说二战结束前这里住着很多铁路上的人——工程师、乘务员、单身汉、货运场工人、行李搬运工。货场衰落了,这条街也冷清下来。再往前走,房屋更加稀少,也更加破旧、肮脏。街尽头的那三四座空屋已经用木板封死,庭院里长满杂草。人行道消失了,他们走在一条众人踏平的小路上。
比尔给他们讲述了所有他还记得的细节。
比尔鼓足了勇气,打退了这个在脑中纠缠不休的句子。
比尔光着身子站在麦克。汉伦的卧室里,看着镜子里自己瘦削的身体。他光秃秃的头顶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。阳光在他面前投下一道长长的影子。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想着:这仍然是一个成年人的躯体。可是岁月无情。皱纹已经悄悄地爬上了额头——17岁的时候可没有这个东西。现在你太老了,做不到你想做的那些事情了。你会送了你们两个的命。
比尔还是摇摇头。
比尔还用不太好这玩意儿。但是他想说明书上的警告正是他所希望的——弹弓上粗粗的皮筋弹性很大,用这个射击易拉罐,能打穿一个洞呢。
比尔好像看出了他的心事,回过头看着他。艾迪笑了笑,但是比尔却没有笑。他捻灭烟头,看了看大家。就连理奇也安安静静地想着自己的心事,这可真是少见。
比尔和艾迪并排走在前面,其余的人排成一行,跟在后面。到了那座小桥,比尔把自行车放到了桥下的老地方,然后大伙站在一起,四处观望。
比尔和艾迪都爆发出一阵笑声,班恩也大声笑了出来。那样大声地笑使他有肚子很疼,但是他仍旧在笑,那笑声很尖,而且还有些歇斯底里。最后他不得不坐了下来才停住笑声。他喜欢这种感觉。那是他以前从未听过的笑声:在那混合的笑声里面,他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。他抬起头看着比尔。邓邦。他们的眼神碰在了一起。他们俩又哈哈笑了起来。
比尔和艾迪都看着他,眼里满是不解。班思单膝跪在那里,说道:“看,木板就放在这里和这里。把它们面对面固定在河床上。好不好?然后,没等水冲走它们,你们就得赶快用石头和沙子把中间的地方境好——”
比尔和艾迪回来了,他们还在笑个不停。他们把木板放在地上。班恩爬了出来。
比尔和贝弗莉手牵着手静静地走着。
比尔和贝弗莉同时向狼人走过去。理奇在后面声嘶力竭地喊着:“再射一次,贝弗莉。杀了它!”
比尔和贝弗莉笑得直不起腰,班恩也尴尬地笑了。
比尔和理奇交换了一下眼色。
比尔和理奇看到它转过身,巨腭一开一合,一只独眼怒视着他们。比尔意识到它的身体在发光,像可怕的萤火虫。但是那光似乎气数已尽,飘摇不定;它受了重伤。比尔在意识里听到它的乞求:(放了我!放了我,你们就能得到任何你们想要的东西——金钱、荣誉、财富、权力——我可以都给你们)
比尔和理奇跳下去,班恩关上了舱门。所有的人都在那儿,始着

Leave a Reply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