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尔饶有兴趣地看着那个崭新的小盒。

比尔生气地回过头,麦克已经去拿气筒和补胎工具了。比尔饶有兴趣地看着那个崭新的小盒。
比尔使劲吸了一口香烟。“她结婚了吗?”
比尔示意其他的人都围拢过来。“他、他、他妈的到底在哪儿?”他问道。
比尔似乎真的听到了,更加用力地蹬车。他身上所有的力量都被唤醒了。他尝到了喉咙根里血腥的味道。他的眼睛凸出,张着嘴大口大口地喘气。一种近乎疯狂的快感充溢胸中——那感觉狂野、自由、完全属于他自己。那是一种强烈的愿望。
比尔是它捕猎的对象。贝弗莉拉满弓,银色的弹丸飞出来,但是偏离了目标,在浴缸上的墙壁上打穿了一个洞。比尔的手臂沾满了瓷器碎片,胳膊上鲜血淋漓。他高声咒骂着。
比尔是在中心大街的自行车行的橱窗里看见那辆车的。在橱窗里展出的那些自行车里,那辆车最引人注目。它的车身最大,看上去也最旧。在该直的地方,它偏偏是弯的;而在该弯的地方,它又是直的。在它的前面挂着一个牌子,上面写着“旧车转手”。
比尔是最后一个过来的。他刚爬上树,看见亨利和其他两个冲了过来。“石头!扔石头!”他一边从树上滑下,一边高声叫喊。
比尔手里还拿着那把枪。他双手端枪,眼睛眯成一道细缝,扣动了扳机。随着一声巨响,理奇看到狼人的头骨被掀开。鲜血如注,顺着它的脸淌下来,沾满毛发,浸湿了衣服的衣领。
比尔手中摇着一大把石头;除了麦克和贝弗莉一人拿了一块石头之外,其余所有的人都是每人一大把。比尔开始向亨利投向头;他不慌不忙,但是投得又准又狠。第一块没打中;第二块打在亨利的肩膀上。第三块如果打不中的话,亨利就能冲过来,把比尔掀翻在地;但是第三块石头谁确无误地打在了亨利的后脑上。
比尔受雇将他的第二部小说《黑色激流》改写成剧本。他的第一稿写得很不错,于是又被邀请到环球影视城继续改写剧本,研究有关拍摄的事宜。
比尔甩开他,迅速地翻着相册。他脸上那严肃坚决的表情吓坏了理奇。受伤的手指在相册上印下新的血迹——现在看起来还不像番茄汁,但是等一段时间,干了之后就像了。
比尔甩灭了那根火柴,重新点燃一根。他捡起那个小东西。
比尔说。“问题是我看、看、不、不、不清他!”
比尔说:“对、对你来、来说那是个狼、狼、狼人。”
比尔说:“嗯,现、现、现、在最、最合适,对吗?”
比尔说:“那么告诉我们你可以讲的事情,麦克。”
比尔说:“我、我们也爱你,贝、贝弗莉。”
比尔说:“这些听起来太精彩了,班恩……但是我这个作家很怀疑一个孩子是否真会说出那些话。”
比尔说了声再见,骑上车就走了,一面还高声叫着:“哈哟,银箭,走嘞!”
比尔耸耸肩。是的,他们非得去;要不然他们能去哪儿?被亨利他们杀死?或者更坏的是——在镇里其他的地方被谋杀?贝弗莉现在完全懂得了他的思想。他们最好去找它。引蛇出洞。理奇说:“你告诉我们的那个仪式叫什么?就是图书馆的那本书上说的?”
比尔耸耸肩说:“我几乎相信了。”他似乎还想说些什么,但是摇了摇头,又沉默了。
比尔虽然还不清醒,但是他知道那不是真话:如果他们真的以为他死了,他们就会逃跑,分散开来,那么它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把他们一个个捉回来。也许准确地说他们以为他死了,但是相信他还活着。
比尔抬起眉头,但是并未感到奇怪。
比尔探过身,眼里闪着异样的光芒。“你能肯定吗?没错广‘啃定,”麦克说,“其他所有的周期大概都在9月达到顶峰,最后有不计其数的人丧生。到圣诞节…。。最迟到复活节生活才能走上正轨。也就是说,每隔27年就有一个持续14个月到20个月的大灾之年。但是1957年10月从你弟弟被杀开始的那个大灾之年到1958年8月就突然结束了。”
比尔膛过了小溪,回头看了看。他看见班恩正在面色沉重地从水边捡石头。一开始他不知道班恩要干什么,但是他马上就明白了。班恩怕那些讲小子回来。
比尔掏出旅行支票,填上20美元。店主仔细核对了笔迹,写好账单。
比尔调侃着说:“你又把火柴夹在腋下了吗,贝弗莉?”
比尔听到徽弱的破裂声。他看了一眼盘子,只见一条腿从小饼中伸了出来,在盘子上刮出刺耳的声音。
比尔听见幸存下来的人——一个还是两个,听不出来——沿着管道挣扎着向他们这边跑过来。“哪、哪条路、路、路,艾、艾迪?”他焦急地问道。“知、知道吗?”
比尔听着远处轰隆隆的流水声,好像在嘲笑他们,努力让自己接受这样一个事实:艾迪——他们每一个——都有权利质问他。是的,一点没错,是他把他们卷入这一切,他有责任把他们送回去。
比尔停下来,紧紧地抱住她。她也紧紧地抱住了比尔,眼泪打湿了他的脖子。比尔感觉到了一个成熟丰满的肉体;他想稍微躲开一点,但是贝弗莉又紧紧地搂住了他。
围的那片空地也消失了。眼前的商业街是一个现实,而不是记忆。
比尔摇摇头。
比尔摇摇头。“但是那并不、不是说、说、说什、什么都没、没有。看,那个煤、煤堆。上次我和理奇就是从那上面逃出来的。”
比尔摇摇头。“我、我、我想不、不、不行。我、我、我们会在竹、竹、竹林里被抓、抓、抓住,或、或、或者在沼、沼、沼泽地、或、或、或者小河里真、真、真的会有食、食、食人鱼,或、或、或者其他的东、东、东西。”
比尔摇摇头。那个句子破碎了,化成一阵烟雾。
比尔咬紧了牙关——不是用他的牙齿,而是用意念的牙齿。
比尔咬着嘴唇,看着他。“对,”他说,“我们都、都挨得近、近、近一些。不要掉、掉、掉队。”
比尔也说:“还有艾迪怎样——”
比尔也吓坏了。他连忙绕到前面去。他看见莫伦夫人已经起来了。但是他知道等莫伦夫人赶到时,理奇已经吃够了苦头。事实上当莫伦夫人赶到时,理奇已在号啕大哭了。比尔只跟他们有些小磨擦。
比尔也在她的梦里,但却是个孩子——长着浓密的头发!她拉着他的手,隐隐感到自己是多么地爱他。她愿意跟在他的左右是因为她坚信比尔会保护她和所有的人,那个比尔,大比尔会带着他们走出险境,重见天日。
比尔也坐了下来。3个人渐渐地恢复了平静。
比尔一边向前爬,一边提醒自己小心管道尽头的陡坡。但是他还是吃了一惊。刚才他的手还挨到锈迹斑斑的管壁,一会儿却在空中飞舞。他突然向前跌倒,本能地翻了个跟斗,肩膀着地。
比尔一伙人按照这个次序境蜒穿过班伦低地的竹林:比尔;理奇;贝弗莉;班恩;斯坦利;压后的是艾迪,在他的裤兜口上探头探脑的是哮喘喷雾剂的喷嘴。
比尔一屁身,跳起来,拳头狠狠地砸过去。什么也没碰到,但是却能听到一阵碎裂的巨响。石灰哗啦哗啦掉下来……天花板还在那儿,过道又变成了原来的那条低矮、狭窄、肮脏的过道。
比尔一拳砸在小餐桌上,非常用力,弄疼了自己的手。“我不记得了!”他大喊,然后又麻木地说:“我真的想不起来了。”
比尔一听放了心。他谢过凯尼先生,马上就离开了。

Leave a Reply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